Chiu

伸手去觸摸那隻永恆的蝴蝶

我看見的你 是夢裡的自己

每一次聽9 crimes 就會想起
那天妳在樓梯走廊對我說“酒中醉”是什麼鬼

有些事情 從聽說 到知道 到接受
是 難以接受 與其說難以接受 更
是揪心 是那種無以言說 的窒息 你 懂
嗎 最好不懂 懂的人是那麼不多
那麼珍貴

如果有一天
我可以和你滔滔不絕
記得離開的時候
給我一個告別

等了一個暑假的信
像妳的流浪 也去流浪
沒了蹤影
若果一切終有始終 任何人的離去
也無法阻止 所以 盡可能
不去認識 就不會熟絡 不會不捨

有人說
記憶裡的東西 不要在現實裡尋找
有那麼多的人 走著走著
就象那洪流的退隱 溫柔的消失
也許還在 就在不遠處
只要探探頭 就看得見
這樣的歸於各自
契合點很遠 契合點很近
只是看你願不願意

一度厭惡人際關係 不止曾經
很多是我們願做的事情
很多是我們不願聽的話語
這世間 大抵只有這樣的你才會如此真切的在乎我的每一個情緒

躲在別人的忙碌裡閒暇
開始滿足得已經不願開口再多說一句話
物是人是裡 願你能懂的 生活隨時會變 身邊的人也一直在變
好像迎新日一樣準時報到雨
開始它的絮絮叨叨

孤寒女 對於 孤寒有她的解釋
她說 高處不勝寒 孤獨又寒冷 這就是
孤寒
可是 明明是 吝嗇啊
她問過我好幾次
對呀 你當初為什麼不去馬來西亞
我想了想 可以找到的藉口
其實是因為無言以對
好像有些事情真的不需要什麼原因
因為你就是做了那樣的選擇

看完我窗戶下那一摞孤立的書
她問過 你是不是很想流浪
像三毛 像7
我說 我有一顆流浪心 卻沒有一個流浪膽
世間多了是選擇
是對是錯 誰知道呢


昨日。

裝滿黑色情緒的車里。在
放 為你我受冷風吹。
倒帶在 冬日那一天。


那一天 我們在服務區 剛好也是這 一首 。
整個空曠繚繞 。
冷風裡 凌亂的何止是長髮。
還有 看得出是咬掉指甲食指中指間的煙頭。


煙霧繚繞。濃厚的煙味。
是回從前的路。
很多回憶在模糊。
模糊 再模糊。如果早想到那麼突然。那麼每一段 記憶。
都會更用力的記住。


也許出生在冬天的凌晨。格外的
愛冬日 愛夜幕。
如此的痴迷 掉。


站在雨中 十字路口 街頭 。
總是有一種。映入眼簾 的
每一個moment 都想牢牢記住。
的念頭。是 假以時日的 憑證。
初秋的夏。竟是寒冷。
沒有答案。便是答案。


昨日的明天。

晨 很美。
在白白濃濃厚厚的魚湯中醒過來。
到底 要多大的愛 才有這樣的包容。
在樓頂飄雨的天空下晾衣物。
看夜裡沒看完的電影。
每個人 都有兩種自己。
書擺在桌子上。 是一溪潺潺流水。
鬧脾氣的雨 時下時停 時小時大。
單曲循環一首沙啞的法語女聲。
溫柔一種。
洗淨雙手 兩雙筷子 父和女。
洗頭髮 吹乾 發尾剪平一釐米。
剪指甲 腳指甲。掏耳朵。
給植物換水。
好像沒有什麼不可以重新開始。


還是最愛踩著小blue。
雨又開始大起來。
逮著騎摩托的機會不會放過。
行駛在路上 吹起的風 沒有夏天的溫度。
入夜後出去散步 也找不到兩杯酸奶。雖然涼也還想冰。
又開始思考帶什麼走 每一次 都是一樣 所有的物件 都看一次 每一次少一點 到後來什麼都不想帶走。
孤寒女說 以前你絕對一期一歸 但這個holiday 以後 我不敢絕對。


在書里或在 人間 我還未遇見的遠方。
葳蕤終歸會有一隅明亮。
一切剛好。
願我們都可以成為更好的人。